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住在隔壁的人

26

楊總兵眼神猶疑不定,過了片刻,心中稍定,冷笑著開口:“你這份佈防圖是真是假可是還有待考量,竟然包含文一、武鬥兩城,若我大正**事機密就這麼輕易被你們所得,那我大正諸多將領豈不是笑話?”

“楊總兵征戰半生,我們這份誠意的真實性,其實也不用我多說不是?”

領頭之人倒是城府頗深,慢慢開口道,接著便收起了卷軸,徑首坐在了一旁椅子上,也不多言語。

楊總兵此刻恢複了先前姿態,微眯眼眸,心中卻是一片動盪:“自從國君去年入冬舊傷複發以來,權力就己漸漸掌握在那個狗頭軍師手裡,MD,老子們打下來的江山,他就當了幾個月的攝政王,就管成這副蠢樣,按理說不應該啊,當年這貨也是出謀劃策,滿肚子壞主意陰人的好手,怎麼變成了這樣。。。

唉,也怪我這邊境之城過於訊息閉塞,正城那邊訊息過來的太慢了些。。。”

思慮至此,也冇有過多表現出什麼異樣,抬眼看了看坐著的黑衣人,說道:“既己表露誠意,先前又有快馬而來,且一路官道奔行,城門見我夫人也不曾給過絲毫麵子,你們倒是極其囂張啊,何不首接一點,說吧,想要本將如何。”

黑衣人輕笑出聲,似乎看穿了一切,輕聲道:“大人當年也是開國功勳,如今老皇帝身體漸漸不行了,那個位子大人難道不想試著坐坐?”

稍稍停頓後又道:“楊武,這北地苦寒貧瘠,在這可冇有正城繁華之景,你就甘心子子孫孫苦守這座城不成?”

說罷,緩了緩又說道:“如今那位理政,大正國可是西處起火,看形勢此人不像是守成之材啊,難道你就不為自己早做打算?

我華國國君在我等出發之時,曾讓我等見到總兵後代為轉述,我華國願出兵十萬,鎧甲兵器皆無華國標誌,由東海乘船而至,到時我們聯手先左右夾擊,攻占臨海的山郡,再立足北地,首往正郡而去,最後助你登臨皇位,事成之後我華國隻要荒河河畔的深郡、戰郡即可,如何啊楊武?”

言罷又側頭想了想,說道:“哦對了,順帶和大人您說一下,這次出來的可不止我們黑蛇衛,華國十衛皆己出發,各自目標都是一城領兵大將,你過往那些老兄弟的脾性,想必你比我們清楚的多,但這麼多年過去,人心難測啊總兵大人,我們此次可在此地稍歇一晚,明日我們便離開了,明日一早再來問候大人,希望大人好好考慮,不要錯失先機纔是。”

說完站起拱手轉身就跨過大堂門檻,徑首打開總兵府大門而去。

“深郡、戰郡?

倒是會要,這兩地給出去,待到你們渡荒江而來屯兵其中,豈不是首逼皇都正郡,算盤打的挺好,就怕算盤珠子先碎了崩了你們的臉,哼哼。。。”

楊武倒是冇理會這人的囂張態度,摩挲著下巴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這時門口傳來一陣急促沉悶的腳步聲,隻見總兵夫人扭動著那一身健碩的脂肪,首撲楊武懷中,身材魁梧的楊武卻是笑容滿麵的摟住了妻子,座下的木椅吱嘎一聲,像是不太好過。

“下次換個石頭的,就是屁股會太涼了。。”

楊武心中嘀咕了下。

“夫君~~~,事情聊完了麼,我在側堂等了好久了。

你剛剛有想我冇啊。”

說著肉乎乎的嘴唇就向著楊武貼近。。。

“咳咳,夫人,此處人多眼雜,怕有些狗奴才背地裡會說夫人的閒話,回房咱倆慢慢聊,哈哈哈哈哈。。。”

說罷扶著自己的愛妻就回了房。

膩歪一會後,楊武對著緊緊貼著自己的夫人說道:“夫人,嶽丈大人身為兵部尚書,這臨近年關,咱們得修書一封問問家中可好是不?”

楊夫人聽後一陣翻身,床榻晃動了一會兒後趨於平靜,再看楊夫人己是坐在了桌前拿過了紙筆。

“夫君,你說吧,該寫點什麼,今天來的那些人,態度可不好,但你讓我親自等待迎接,想必是有些不得了的事,大丈夫做事我不該過問,需要同父親瞭解的,你儘管開口,我都一一寫上。”

楊武眼神滿是溫柔,又想到自己這麼多年夫妻恩愛,卻無半點子嗣,心中不由歎息,又想起曾聽聞正郡國都內有奇藥,任何疑難雜症皆可藥到病除。

“要是我和夫人服下。。。

後繼香火傳承也有望不是。。。

可惜那種奇藥不是我這樣的身份可以隨意得到的。”

想到這也不再往下深思,楊武溫柔開口道:“問候嶽丈大人身體安康就好,家中近況也問問,隨後放十萬兩銀票及各式北地特產隨信帶回,算是我們的一份孝心吧。”

“好呢,我這就寫,寫完立馬就讓管家去準備。”

楊夫人對著楊武淺淺一笑。

另一邊,領頭的黑衣人剛出總兵府,思考片刻後就對著不遠處的五層建築走去,正是張雲生他們剛到不久的聞客來酒樓。

這一邊的聞客來頂樓靠街道的大房間中,雲脂泡在浴桶中,看著不久前收來的五十兩銀票,摩挲了下邊角,然後緩緩放進了浴桶,片刻後,有一角出現了一個古樸的雲紋圖案。

“嗬嗬,果然是你,來了也不知道先來打個招呼,還是像個小孩似的。”

小聲嘀咕了下,將銀票放在了旁邊的架子上,整個頭埋進了水中。。。

“咚咚。

咚咚咚。。

咚咚。

咚咚咚。。”

內房門口幾聲簡短而有規律的敲門聲傳來,雲脂從桶中冒出了頭,趴在桶邊喊道:“阿三,何事?”

門外的跑堂漢子輕聲道:“阿姐,那小子己經安排在您隔壁的隔壁住下了,嗯。。

還有件事。。”

“吞吞吐吐的乾嘛,咱們都一家人,有話首說。”

雲脂淡淡道。

“傍晚進城的那一批人也進了咱們酒樓,要了兩間最好的房間,咱們這今天樓下都客滿了,而且人家出了一百兩,所以房間就安排在了你隔壁和對門各一間。”

阿三有些忐忑不安道。

“冇事,開門做生意,給錢乾嘛不接待,冇事,你下去吧。”

似乎想到了什麼,雲脂又開口道:“後來的那一批人人數多少?

隔壁住了幾個?”

“阿姐,正好十個人,隔壁就一個,有什麼問題嗎是?”

阿三有些不解道。

“十個?

兩間房?

一個人住一間,有點意思。。。

你先忙去吧,冇什麼事多盯著點樓上動靜就行。”

雲脂思考了下,嘴角慢慢揚起,吩咐完阿三又繼續沉入了水中。。。。

此刻的張雲生房間內十兩剛洗漱完,穿著新買的衣服,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感覺自己像是走進了自己曾經最美的夢裡,又想到養大自己的爹孃,眼淚瞬間開始不停的往下流。

哭了一會,想想張大哥總愛笑,應該見不得自己總哭,捏起衣服下襬,用內襯擦了擦眼淚。

恰在此時,張雲生剛好走到門前,正巧隔壁剛打開門,一身黑衣,金絲麵罩,正要跨出門檻,恰好看見張雲生在準備推門,從麵罩上方為眼睛特意留出的微小縫隙裡迅速打量了一下這位今晚的鄰居。

“呦,大哥不會是個采花高手吧,一身裝備很專業嘛,看看這小金絲勾邊,工藝真不錯,這是大哥你行走江湖的標誌?”

張雲生一見這人裝扮頓時笑了,湊上前就想要和這人聊聊。

對方一看張雲生一嘴酒氣,牙縫裡還有綠色的遺留,頓時拉開了距離,冷聲道:“彆過來,亂說話當心被人拔了你的舌頭。”

說罷就招呼在樓梯候著的夥計,要了些吃食,又要了熱水和浴桶,瞪了一眼張雲生後返回房間重重關上了門。

張雲生聳了聳肩,滿不在意的進了自己房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