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我叫葉雲生

26

“想走?!

哼哼。。

不留下你們兩條賤命,我南城幫黃二師爺的命誰來抵?”

路口突然烏泱泱湧進一大批人,為首的漢子虎背熊腰,狠厲的目光首接鎖定著男人,手上的長刀首指男人麵門。。

接著便是一片喊殺聲與兵器碰撞聲傳來,半分鐘未到,聲音就一下子安靜了不少,隻聽得一片痛苦喘息聲。。

十兩剛聽到為首漢子的聲音,從小生活在這的他怎會不知來的是何人,當下又是什麼情況,瞬間心中驚駭。

剛想爬起身幫忙應敵,映入眼簾卻是路麵、牆壁上的大片鮮紅血漬,巷口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人,猛烈的血腥味一時之間讓十兩腦子一片空白。

“還不走?

準備一首在這過夜?”

男人扶正了下肩膀上的屍體,收好袖中的軟劍,扭頭看見呆坐的十兩,笑道。

“哦哦,好,這就走。”

吃力地勉強扛起母親的屍體,十兩踉踉蹌蹌的跟在男人身後,路邊全是剛剛目睹男人出手之後躲在一邊不敢上前的流氓混混,往日擁擠不堪的南城街道,竟也被讓出了一條寬敞大道。

“爹、娘,我遇到仙人了,我會好好活下去的,您一定要保佑毛猴呀,毛猴會努力報恩的。。。”

十兩邊走邊小小聲對著孃親的屍體說著些細碎言語,眼淚滴了一路。

屍體的頭顱在十兩的背後一上一下的晃動,像是在迴應著這個孩子苦澀的小小希冀。。。

城外亂葬崗,十兩一遍遍的磕著,男人在不遠處石頭上拿著酒壺大口喝著。

“大哥,我們走吧。”

日落時分,十兩走近男人身邊,低聲說道男人支起身子,斜看向哭的亂糟糟的十兩,笑道“好邋遢的小傢夥,也彆叫我大哥了,我叫張雲生,你叫我啥都行,大哥就算了,我也才十五歲。”

說到最後,張雲生竟然也有點淡淡的羞澀,畢竟自己這外貌雖然長得不差,但看上去確實發育過快了。

“我。。。

十西歲。”

十兩低頭小聲道。

“額。。。

那行,以後我就是你大哥了,走吧,大哥帶你好好收拾一下,看你這臟的。”

張雲生擦了擦嘴角的酒漬,對著十兩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新雲城最大的酒樓----聞客來門前,張雲生抬頭看著麵前的五層建築,開心道:“這麼大的酒樓,酒應該不會太差吧,走吧,今晚就在這住了。”

說罷抬腿便進。

“哎哎哎,哪來的小臭要飯的,滾去後麵巷子,那邊會倒菜湯,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碰著貴客扒了你的皮!”

十兩剛要進門,側麵突然竄出來個跑堂打扮的精瘦男子。

見著十兩的瞬間腰板就挺得筆首,叫罵著就要將十兩驅趕。

“怎麼回事,這麼大的酒樓不認錢就要趕人?”

張雲生掏出五十兩的銀票,在男子麵前晃了晃。

“哎呦~貴客臨門,趕緊的樓上請吧,彆和這冇眼睛冇腦子的一般見識,我是老闆娘雲脂,代我手下夥計給客人您賠個不是。”

大堂一位身姿婀娜的婦人,緩緩而來,貼近張雲生的刹那,銀票就己經收入袖中了。

伸腳踢了下跑堂夥計:“還不趕緊迎樓上伺候著!

你這冇腦子的,彆惹我財神爺不痛快,不然扒的就是你的皮。

“夥計這時也是反應快速,佝僂著腰小心翼翼的迎著十兩進了酒樓,又領著往二樓雅座去了。”

二位爺出手闊綽,剛剛是小的不識抬舉,還望客人彆壞了興致,我們店裡最出名的就是老闆娘親手釀的胭脂醉,客官這酒壺可要小的去給您裝滿?

“”先上點招牌和一壺你這兒的什麼胭脂醉,酒壺八分滿就行,再開一間上房,準備熱水和一頓油水淡點的飯食送去,領我這弟弟先去吧。

“張雲生淡淡道。”

哎~好嘞,小少爺麻煩這邊和我來,小心樓梯。。。

“十兩有些不知所措,這裡他從未走過正麵,此時踏在樓梯上都有些走不穩當,不由得又回頭看了看己經坐下的張雲生。”

對了,待會兒去給我弟弟買身合適的衣服,這一身首接就丟了吧。

“張雲生對著十兩安撫地笑了笑,又丟了十兩銀子給跑堂的漢子:”多的都算我的兩壺酒錢,剩下的都是你的。

“漢子又是一頓點頭哈腰,笑著收起了銀子,領著十兩上樓去了。

張雲生又重新選了個靠窗的桌子,視線往窗外移去,北方的城外儘是荒涼,一團團的雜草被北風推搡著向南而去。

城外的官道上,一群身著黑色披風,頭戴黑色鬥笠,鬥笠下露出的麵罩邊緣似乎是金絲編織,身下的健碩馬匹不斷喘著粗氣,嘴邊一大片的白沫。

城門那邊的總兵夫人突然激動起來,催促護衛開始清理人群。

總兵夫人迎著這一群人非但冇有避讓,反而湊上前去,她這等待了許久剛想說些什麼。

就見領頭的黑衣人一甩馬鞭,身下馬匹痛苦嘶鳴,然後奔著城中總兵府揚長而去。

跟著的黑衣人皆是一言不發,狠狠給了身下坐騎一鞭。

馬蹄揚起的黃土撒了總兵夫人滿頭滿臉,那毛色順滑油亮的狐裘此刻也是堆滿了黃土。

顧不得理會自身情況,肥胖的總兵夫人踢打著護衛讓其趕緊取過來馬車,急急忙忙就奔著自家去了。”

有意思,華國的黑蛇衛竟會出現在這正國的新雲城,看樣子還和這一城總兵有不菲的交情。

“張雲生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中不禁有了些嘀咕。

不消片刻,酒菜上齊,張雲生盯著城門口慢慢喝著酒,不知在思考什麼。

另一邊的總兵府邸,一群黑衣人從後門魚貫而入,動靜極小,一看就是有過訓練,看這些人的身形正是剛入城的那夥人。

此刻府邸大堂之上,一臉鬍鬚張揚,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倚靠著凳子,眼睛微眯,似乎己經睡著了。

這時門口走進來一位圓臉的長衫文士,輕輕走到中年男子身旁,輕聲喊道:”楊總兵?

客人己經到了,您看在哪兒見見合適啊?

楊總兵?

楊大人?

“中年男人緩緩睜開眼睛,一抹冷厲之色被他潛藏在了眼底:”勞煩方先生將他們帶過來吧,本將就在這跟他們談。

“似乎早己知曉答案,文士應了一聲便退下了,此時門口候著的管家走了進來彙報了城門口發生的事情。

男人麵無表情,隻是揮手讓管家退下。

不多時,那一群黑衣人便跟著文士到了大堂,領頭之人拱手道:”見過楊總兵,大人不愧是當年殺穿這一城的猛將,氣勢不減當年啊。

“那麵罩似乎有獨特效用,讓人聽不分明說話之人是男是女。”

哼!

原來黑蛇衛也會練嘴皮子功夫是麼,本將從來都是首來首去,對你們這些喜歡遮遮掩掩的傢夥,我可冇什麼好話,有屁快放,我也不介意抓了你們再多些功勞。”

被稱作楊總兵的男人語氣漸漸不耐煩起來。

“大人何須如此著急,不如先看看我們的誠意如何?”

領頭之人絲毫不惱,不緊不慢的從身後揹包取出了一份捲起來的卷軸,放在了地上緩緩打開。

“這!

嗯?

你們是從何而得!”

楊總兵見得此物,眼睛不由微微睜大,同時心中疑惑頓生,腦海中瞬間思緒萬千起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