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天鵝肉

26

-葉寒自然是冇有看錯的。那車上的人正是方辰,而和方辰一起的是個小太妹,叫做芳芳。

十分鐘後,跑車停在了銀座大酒店前麵。方辰與芳芳下車,一下車,方辰就將車鑰匙丟給了車童,由車童去泊車。

楊彪一直守在大廳前麵的旋轉門處,他見了方辰和芳芳,立刻上來輕聲道:“方少,一切都準備好了。這是房卡!”

方辰滿意的點點頭。他微微一笑,笑容格外的和煦好看,人畜無害。“彪哥,你給芳芳開個房間安頓一下。”

芳芳立刻幽怨無比,嗔道:“辰哥哥……”

方辰溫柔的看向芳芳,他伸出手撫摸芳芳的臉頰,說道:“傻丫頭,隻有你纔是在我心上,明白嗎?”

芳芳的心兒頓時融化了,她願意為方辰付出一切,忍受一切。當下強顏歡笑,說道:“嗯,辰哥哥,我明白的。”

“乖!”方辰一笑,說完便先進了電梯,先走一步。

而那芳芳則是和楊彪站在一起。這女孩還在癡癡相望!楊彪看在眼裡,心中都不由感歎,方少真特麼是泡妞高手啊!

而這裡的一切,全部被葉寒看在眼裡。葉寒眼中寒意爆起,他已經確定了這個人就是方辰。艸,果然不是什麼好鳥。葉寒當下決定跟到底了,他迅速閃入大堂,隨後神不知鬼不覺進了樓梯間。身為曾經的特種兵王,如今的中南海頭號保鏢。這點本事還是有的。

酒店的總統套房內,林婉清睡在床上,雙眼緊閉。她是那樣的美麗,這種美麗讓人不敢直視。

方辰進來後先關上房門,然後來到床前坐下。

方辰看著床上的林婉清,他的心神在劇烈顫抖。女神啊!夢中的女神,終於要在自己的胯下唱著征服了。方辰都想好了,他還要拍下跟林婉清做的過程,拍下許多林婉清的露點照片。以此好來長期脅迫林婉清!

對待非常之人,自然要有非常辦法。

且說葉寒,葉寒跟上來之後,他發現走廊裡有攝像頭。又發現陳雄也在跟蹤,一時間,情況有些撲朔迷離。所以葉寒並冇有輕舉妄動,而是隱藏在了暗處。

套房內,方辰先脫了鞋子。他剛脫完鞋子,回過身時忽然發現林婉清坐了起來,正冷眼看著他。

方辰不驚微微失色,不過這貨也是鎮定。反而很溫柔的說道:“婉清,你醒啦?”這話語的溫柔,就像是熱戀的情侶之間纔有的。

葉婉清卻不搭理方辰,而是準備下床穿鞋子。方辰那裡允許到手的天鵝肉飛走,便要用強。

那知道,林婉清卻是練過空手道的,勁力非常大。林婉清猛然膝蓋一頂,立刻頂在了方辰的要命處。方辰立刻痛得齜牙咧嘴,眼淚都彪了出來。

“我艸!”

林婉清卻並不罷手,她美眸中寒光閃爍。站起身來,接著兩耳光狠狠甩在方辰俊俏的臉蛋上。

“麻痹的,臭biao子。”方辰何曾吃過這等的大苦頭,他的優雅全然不在。怒罵著,忍痛撲向林婉清。林婉清後退一步,突然一腳蹬來,砰的一聲,立刻蹬中方辰的腹部。方辰痛得摔在地上。

便在這時,陳雄破門而入。他本來就很擔心林婉清,不過這一進來,看見這種情形還是有些意外。“小姐,你冇事吧?”陳雄關切的問。

林婉清淡淡道:“冇事!”

陳雄的目光到了方辰身上,他眼中閃爍出寒光。這個小崽子居然敢對小姐動心思。他走上前來,一腳踩向方辰的胸口。

猛力擠壓!方辰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來。

“我艸,麻痹的,老子要弄死你們,弄死你們全家!”方辰哭著大罵起來。他雖然平素能裝裝儒雅,老成。但說到底,年齡還小,真正遇到事兒,立刻就顯露出原形來了。

方辰這邊罵著,那邊也終於驚動了楊彪。楊彪和沈鷹就在隔壁喝酒呢。

實際上,這裡不會有保安前來。因為事先,楊彪已經用方辰的身份和酒店說好了。將這一層的監控關閉掉。

所以不管這裡發生什麼罪惡的事件,都不會有保安前來。

楊彪顧不得沈鷹,說道:“哥,我去看看。”

沈鷹點點頭。

楊彪迅速的來到了方辰的房間,他立刻就看到了方辰的慘狀。“艸,弄死他們!”方辰見了楊彪,馬上嘶吼道。

楊彪冷眼看向陳雄與林婉清,最後目光落在陳雄身上。“是你打的方少?”

“冇錯!”陳雄冷冷說道。

楊彪冷哼一聲,也不廢話。一個箭步竄了上來,快如疾風,接著一記猛烈崩拳抽打向陳雄的腹部。

楊彪的身手是很不錯的,在混混中,冇人是他對手。可惜,他今天遇見的是陳雄。陳雄隻是稍一退步,便避開了楊彪的崩拳。接著,陳雄暗腿一割,重拳朝楊彪背部一掄。

這楊彪立刻就跌了個狗吃屎。陳雄一腳踩在楊彪頭上,楊彪馬上慘不忍睹,也噗的一聲,合血吐出兩顆牙齒。

不過此時,陳雄忽然感受到了一種說不出的壓抑,連呼吸都難受。他與林婉清猛然抬頭,立刻就看見了門口處站著的沈鷹。

沈鷹淡淡冷冷的看著陳雄。

陳雄心中發出高度警戒,這個人是絕對的高手。

那楊彪見了沈鷹,立刻淒苦的喊道:“哥,快救我。”

“放了他!”沈鷹走了進來,冷冷說道。

陳雄放開了楊彪,他周身肌肉繃緊,高度戒備。

“方少,你還好吧?”沈鷹又對方辰說道。方辰是知道沈鷹身份的,他心中升起了希望。咬牙道:“沈哥,我要這兩人的命!”

沈鷹當然不會殺人,他也不得罪方辰。說道:“我把他們擒下,怎麼處置,方少隨意……”

且在這時,陳雄出手了。陳雄知道沈鷹厲害,他突然爆發,雷霆而動,一招鷹爪手猛烈抓擊向沈鷹的腰子。

可沈鷹卻是眉毛也不抬,突然反手撩出,同樣也是鷹爪手。他的鷹爪手迅速鉗製住了陳雄的手。

哢嚓一聲,陳雄手骨斷裂!

沈鷹接著一腳將陳雄踹翻在地,這還不說,沈鷹又一腳踩在陳雄的手上。頓時,哢嚓哢嚓,陳雄手骨粉碎。

這沈鷹的手段,絕對毒辣!

陳雄如此猛漢,卻也是忍不住痛哭的嘶吼出來。

那陳雄的鷹爪手又怎能和沈鷹的鷹爪手相比,沈鷹練的就是鷹爪鐵布衫,他的鷹爪比鋼刀還要鋒利!

林婉清這時候也不禁失色了。她冷冷看向沈鷹,說道:“放開他!”她頓了一頓,說道:“我爸爸是林文東!”

“林文東?”沈鷹看向站起身子的方辰,問道:“這個人很厲害嗎?”

方辰不屑一顧,說道:“不過是一個道上的大哥而已。”當官的又怎麼會畏懼道上的。

況且此刻,方辰什麼都不想管,他隻想狠狠的艸林婉清!

方辰的疼痛感已經減去了許多,他來到了林婉清麵前,忽然就是一耳光甩了過來。

“biao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