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太極

26

-劉正便說道:“趙老哥,老王,我知道你們不服氣。不過,太極拳盛名在外,自宋朝張三豐真人創立,流傳至今,長達千年之久。就算是海外也有太極拳的影子。如此一門博大精深的拳術,難道你們以為就你們演練的這兩下子嗎?”

老王與老趙不由怔住,劉正這麼一說,他們兩人也是愣住了。這時候,兩人才覺得劉正應該是有本事的。因此,老趙便先緩和語氣,說道:“這位老哥,你若真知道太極,那還請你指教一二。”

劉正淡淡一笑,說道:“太極拳一共分為兩種,一種是練法,這練法是養身之法。一種是打法,乃是殺人之術。練法,也就是你們所練的二十四路雲手。不過,你們冇有練對。練,就必須將身體的氣血調動起來,氣血在體內奔騰,這樣才能洗精伐髓。而你們這種,根本冇有調動氣血,這是達不到養身的效果的。”說到這,他頓了一頓,繼續道:“太極拳,練起來最柔,打起來最剛。”說完之後,他便對身邊的葉寒說道:“小寒,你來演練一下練法和打法。”

葉寒凝重的點點頭。本來,他是最不喜歡給人表演了,國術有自己的嚴肅性。隻殺人,不表演。不過,此刻爺爺既然開口了,他也不能拒絕。而一旁的葉欣則興奮起來,她每次要哥哥表演,哥哥總是很臭屁的說,國術,隻殺人,不表演!

眼下哥哥終於肯出手,葉欣那裡會不高興。而周圍的病人們就更加來興趣了。

老王與老趙也凝重的看向葉寒。

當下,葉寒也不多說,他來到場地上。隨後便開始演練太極雲手。

他的腳步移動,舉重若輕。手指遊離,突然而動,居然讓人有種空氣被他抓在手中的錯覺。而且,他的骨關節很快就劈劈啪啪的響了起來。

二十四手太極雲手在葉寒的演練下,讓人能聽到他體內血液汩汩流動的聲音。如春雷甦醒,萬物一片生機!

而當葉寒演練完畢時,腳下草地清晰的形成了一個太極陰陽魚!

一眾人看得目瞪口呆,頓時掌聲雷動。

劉正笑容滿麵,隨後說道:“再演練打法!”

葉寒點點頭。隨後,他直接來到一棵樹前,輕喝一聲,突然而動。嘿!一瞬間,葉寒殺氣爆裂,由清秀的少年轉變成了凶猛煞星。砰!一拳擊打在樹上,那樹木絲毫不動,落葉都冇有一片。

葉寒收手,眾人則有些茫然。劉正便對老王說道:“老王,你去看看小寒打過的地方。”

老王與老趙立刻前去,他們兩人便在那樹上找到了一個拳頭印。老王用手去觸摸拳頭印,頓時,他駭然失色。因為他的手指居然就像是插進了嫩豆腐裡麵。

老王與老趙,還有周圍一眾人看葉寒已經驚若天人了。

“劉老哥,你可一定要教我。”老王馬上說道。

劉正嗬嗬一笑,說道:“你們年齡大了,這太極是學不好了。”

老王與老趙鬱悶無比,但卻也無可奈何。

到了晚上六點,天已摸黑。劉正心疼葉寒,便要兩人先回去休息,說他在這裡不會有事。老王也表示,說是兩個老人家要聊天,你們在這裡太煩了。

葉寒無奈,最後隻得和葉欣離開了醫院。

不過,兩人最終還是未回家。因為在回家的路上,葉欣的閨蜜唐思思打來了電話。

隔著老遠,葉寒都聽到了唐思思的叫囂。

“葉欣,葉寒哥哥是不是回來了?你真不夠意思啊!我不管,我要請葉寒哥哥吃飯。”

唐思思今年十七歲,長得很是漂亮,可愛的小蘿莉。跟葉寒也算很熟了,甚至,葉寒知道這小丫頭有些暗戀自己。

葉欣則嘻嘻一笑,說道:“除非你叫我一聲姐姐,不然我哥哥絕不讓你個色女染指!”

唐思思的聲音頓時有些窘迫,威脅道:“葉欣,你皮癢了是不是?”

兩個小女生在電話裡說說笑笑,不過最終,葉欣還是征求葉寒的意見。葉寒微微一笑,說道:“那就去吧。”

葉欣頓時雀躍不已。

冬天的夜晚,格外的寒冷乾裂,冷風吹在人的臉上,跟刀子一樣。而此刻的玫瑰酒吧裡,重金屬音樂激烈震盪,舞池裡群魔亂舞。

那舞池裡,東江高中的校花林婉清,也就是那位冷美人。她穿著黑色的汗衫,下身牛仔褲,就這樣在舞池裡瘋狂扭動。她雪白的飽滿,露出一道迷人的溝。臉頰上滿是汗水,這樣的她美豔,性感,誘惑到了極點。

不過林婉清身上有一股子說不出的冷豔。所以一般人也不敢騷擾她。

在吧檯的一側,一箇中年男子時刻盯著林婉清。他是林婉清的保鏢,叫做陳雄。陳雄是個退役的特種兵,身手非常的不錯。退役之後,他並無一技之長,所以也就乾起了保鏢的差事。

他陪伴林婉清已經有了五年,五年裡,兩人說話不超過十句。不過,陳雄並不怪林婉清冷漠,他知道小姐心裡很苦。而且小姐的心地也很善良。

這時,林婉清來到了吧檯前。陳雄給林婉清發送了一條簡訊,“小姐,調酒師有問題,隻怕是針對您的。”

林婉清便也回了條資訊,說道:“你在一邊不要出手,我倒要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對付我。”

陳雄應了聲是。

“來一杯伏特加!”林婉清坐下後,對調酒師說道。

調酒師應了聲好嘞。

林婉清打量了一眼調酒師,便覺察到,這調酒師果然換了人。不是自己剛進來看見的那個。

調酒師很快就推過來一杯加檸檬的伏特加。

林婉清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她同時打量調酒師,便發現調酒師的目光殷切。林婉清裝作若無其事,突然之間,手機掉進了吧檯裡麵。

那調酒師自然要幫林婉清撿手機。也就在這時,林婉清迅速隱蔽的將口中的酒液吐出。伏特加也倒了一些在地上。

那調酒師抬頭遞給林婉清手機,再看酒液變少,不由大喜。林婉清則扶了扶額頭,呢喃說道:“怎麼好暈啊?”說完便將酒杯推倒在地,人也跟著昏迷過去。

那調酒師馬上拿出手機發送資訊。“彪哥,任務完成!”

彪哥那邊也馬上回了資訊,說道:“嗯,你的好處少不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