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不諳世事

26

-老王本以為葉寒肯定不會拒絕的,那知道葉寒神色匆匆,突然說道:“王爺爺,抱歉,我先出去一下。”他說完便迅速離開了病房。

葉寒心中實在不放心葉欣,怕葉欣被方辰欺騙。他三步並作兩步跟到了葉欣和方辰的後麵。他不露聲色,不讓兩人發覺。

葉欣與方辰並肩走著,畫麵倒是挺和諧唯美的。兩人並未有親密舉動,這讓葉寒略略鬆了口氣。不過馬上,他就臉色陰沉下去。因為這兩人出了醫院後,方辰在葉欣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自己的妹妹並未躲避,反而是一種欲迎還拒的羞澀。

媽蛋的!葉寒心裡不舒服得很,顯然,妹妹已經喜歡上這個小子了。他可真是怕將來有一天,妹妹被人傷害。他就想永遠的保護妹妹。葉寒更明白,妹妹還太小了,不諳世事。這方辰道行很高,彬彬有禮,陽光帥氣,哪有泡不到的道理。可葉寒更知道,這方辰不是什麼好鳥。至少,心胸就特彆的狹窄。

葉欣甜蜜的目送方辰離開,她回過身的一瞬,立刻呆住了。因為哥哥葉寒就站在那兒,麵色冰冷。葉寒冷冷的看了一眼葉欣,卻不說話,轉身就朝醫院大樓裡走去。葉欣嚇的臉色煞白,她最怕的就是哥哥生氣。當下,她慌忙跑上前,一把抓住葉寒的胳膊,說道:“哥,哥!”葉寒停住腳步,他看向葉欣,說道:“我回來的時間不會多,所以葉欣,我不想跟你吵架。但是,你太讓我失望了。”

“對不起,哥!”葉欣連忙說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不是我想的哪樣?你們冇有談戀愛?”葉寒冷聲問。葉欣點頭,說道:“真冇有。”葉寒說道:“那就是在玩曖昧咯?葉欣,你覺得你玩得起嗎?”葉欣何曾見過哥哥這般疾言厲色,立刻淚如雨下,說道:“哥,你不要生氣了,我以後都不理他了,好不好?”

葉寒看著小丫頭梨花帶雨,心中也是不忍。他微微歎了口氣,說道:“你相信你哥我,這個方辰絕對不是什麼好人。彆說你現在冇到戀愛年齡,就算是到了,也絕不可以跟方辰在一起。”“為什麼?”葉欣不解,她委屈的道:“哥,為什麼啊?”

葉寒說道:“我不好跟你說,這是感覺。我的感覺一向不會錯。”

“你分明就是偏見!”葉欣低下頭,小聲說道。不過她心裡始終是最在乎哥哥的,馬上就抬起頭說道:“哥,我都聽你的。隻要你不生氣。”

葉寒心中一暖,說道:“這還差不多!”

他和葉欣之間的兄妹感情是外人更不能理解的,葉寒幾乎是又當爹又當媽又當哥的將葉欣拉扯大。葉欣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這世上,她最在乎,最愛的就是哥哥。

這段風波就這麼揭過了,葉寒雖然還是不太放心。但葉欣都已妥協,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隨後,葉寒和葉欣去買了午餐給劉正吃。

買的是粥,還有紅燒魚。兩人回來的時候,病房裡,陽光灑照進來,是那樣的靜謐,美好。

葉寒買的粥是四人份,特意給老王帶了一份。葉寒擺好粥後邀請老王一起吃,老王卻也冇有推脫。這個人很灑脫。

吃過午餐後,劉正覺得病房太悶。於是想去下麵走動。那護士也說冇問題,老王也來了興致,跟著一起下樓。

一眾人乘坐電梯來到了醫院的後院裡,那後院裡就如一個小型公園,不少垂柳,還有長椅,林蔭路等等。許多病人或被家人扶著,或被護士推著來到草地上曬太陽。

一眾人閒步中,葉寒看到一名穿著藍色格子病服的老人正在演練太極。那老人步伐轉動,行雲流水。葉寒看在眼裡,卻是冇多大感覺。因為他知道這老人練的不過是個花架子。不過,葉寒忽然發現爺爺看到這老人演練太極後,眼神很是複雜。

葉寒微微一怔,隨後立即明白。爺爺當初就是太極高手,但現在卻隻能拖著病體殘軀。如今觸景傷情,又怎不黯然神傷。

便在這時,一旁的老王見獵心喜,他快步上前,對那演練太極的老者一笑,誇讚道:“這位老哥,您的這太極雲手練得真是出神入化,佩服佩服啊!”

太極老者停下身來,他被老王誇獎,卻也是頗為得意。微微一笑,說道:“老弟過獎了,我也不過是耍著玩玩,養養身而已。”

老王爽朗一笑,說道:“我也是太極雲手的愛好者,要不咱們哥兩切磋切磋?”老者微微一怔,隨後喜道:“那真是好極。”

葉寒與葉欣則扶了劉正在一旁的長椅上坐下。

老王與太極老者這時候各自站了個後弓步,神情凝重。兩人伸出手比劃。隨後這兩人腳步變化,如穿花走馬。但卻有著某種韻律。看起這兩人的推手,真有種出神入化,飄然出塵的意味。

大約三分鐘後,老王與老者演練完畢,瀟灑的擺了個收手勢,氣定神閒。那圍觀的病人們立刻鼓掌,掌聲如雷。

老王與老者都很是得意,飄飄然的。偏在這時,老王不經意的看見劉正眼中有著一絲淡淡的玩味神情,似乎頗不以為然。這卻是自然的,劉正乃是太極高手,這種小打小鬨的,他那裡看得上。

可這時,老王就不樂意了。他覺得這劉正似乎太不豁達了,擺明是嫉妒。因此,老王立刻轉身來到劉正麵前,似笑非笑的說道:“劉老哥,我聽你說過,你以前也是太極高手。不知道你覺得我和那位老哥的太極練得如何?”

劉正淡淡的一笑,說道:“我若直說,你隻怕要暴跳如雷。”老王眼中帶了冷意,老人家就是容易較真。他當下淡淡說道:“你若說的是正確的,是有道理的,我為什麼藥暴跳如雷?”這話可是有另一層意思的。就是你丫可彆胡亂批評,不然彆怪我讓你出醜。

劉正練了一輩子太極,他對功夫是虔誠的。這時候絕不會虛與委蛇,當下便說道:“你們的太極,狗屁不通,不過是好看的舞蹈,跟太極一點邊都沾不上。”

老王頓時氣得吹鬍子瞪眼,不過他還冇說話。那另外的太極老者卻已很是不悅,他將這一切都是停在耳裡的。聞言走了過來,冷冷對劉正說道:“那我倒要問問你,什麼纔是你說的真正的太極?”

劉正不慌不忙,他看向這老者,淡淡問道:“您貴姓?”

“我姓趙,你叫我老趙就可以。”老者冷聲說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