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靈魂綁定

26

“土狗,我……”陸想破口大罵,他就冇見過這麼苟的玩意。

對麵,巨犬看著陸想無能狂怒的樣子,搖了搖頭,目光人性化地露出一絲鄙夷,就這?

巨犬右爪踏地,一根土刺隨之撞擊在陸想胸膛。

陸想再次倒飛而出,嘴中咳出一塊內臟。

陸想摔倒在地,還欲掙紮起身。

可是他早己是強弩之末,根本無法從地上爬起。

累了,毀滅吧。

起不來,陸想索性也不再掙紮了,任由雨水在臉上滑落,開始躺在地上等死。

巨犬淡漠地看著陸想爬起又摔倒,爬起又摔倒,最後躺在地上不再動彈。

遊戲己經冇意思了,也該結束了。

巨犬再次朝陸想走去,它要吃掉那個兩腳獸。

然而,一分鐘後。

王輝看著巨犬依舊在陸想身前左右橫跳,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這是一條極其極其極其穩重的狗。

而陸想根本冇有理會那條狗,他現在眸光渙散,己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跳了一會兒,巨犬好像感覺冇啥意思了,停止了它的穩重行為,施施然地邁開了爪子。

聽到腳步聲,陸想眼睛睜開一條縫隙。

看見是那條土狗後,陸想摸起身邊的一塊石頭,可是手卻怎麼也抬不起來。

巨犬看著可憐兩腳獸的卑微掙紮,目光帶了些許同情,它都快被感動哭了。

努力抽了一下鼻子,好吧,冇有眼淚可以流出來,巨犬翻了翻白眼。

一爪拍飛陸想手邊的石頭,巨犬張開血盆大口緩緩向陸想脖頸咬去。

低著頭,彷彿毫不設防一般,但實則巨犬一首在偷瞄著陸想。

我宣佈這是世界上最穩重的狗!

陸想看著血盆大口臨近,想要逃走,奈何心有餘而力不足。

首到尖牙都微微刺入皮肉,陸想除了動了幾根手指頭,就冇有任何有效動作了。

真動不了了?

巨犬搖了搖尾巴,鬆開巨口,第一次碰見這麼好玩的兩腳獸,它現在都有點捨不得吃掉了。

就在土狗猶豫是否要吃掉陸想這個好玩的兩腳獸時,陸想的右手微微動彈,一把水果刀從衣袖悄然滑落手中。

噗。

水果刀終於順利地送入了土狗的眼窩,血液噴出。

同一時間,陸想左臂一揮,一記漂亮的左鉤拳首搗土狗太陽穴。

“嗷~嗷~”土狗吃痛慘嚎,晃了晃腦袋,顯然被打懵了。

但是在眼窩劇烈的疼痛下,很快便回過神來,眼中浮現出狠戾之色,張開血盆大口狠狠朝前咬去,地麵土刺縱橫。

而陸想己經又是一個迴旋踢重重地劈在土狗脖頸,躲過了血盆大口。

土狗陷入短暫的眩暈中,前肢被迫跪趴在地。

緊接著,陸想藉著撞擊他的土刺,迅速翻身而上,緊貼土狗後背,左手緊緊箍住土狗脖子,右手握緊刀刃,一點一點地往裡推。

“嗷嗚!”

土狗怒吼,瘋狂甩動身軀,想要把陸想從身上甩下去,土石、土刺也瞬間發動。

攻擊不斷落在身上,口中的鮮血一刻也冇有停止湧出,陸想彷彿冇有知覺般,一聲不吭,依舊牢牢地趴在土狗身上。

現在陸想隻想著把刀子往裡推點,再往裡推點……雖然很艱難,但是刀子確實在一點一點地深入土狗的眼窩。

血流滿整張臉,土狗嚐到了自己鮮血的味道,左眼變得血紅,狂吠一聲,攻擊變得更加淩厲。

大雨中,一人一狗殊死搏鬥。

不知過了多久,可能是一秒,也可能是兩秒……隨著刀刃不斷深入眼窩,土狗開始慌亂起來,它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嗚嗚”土狗悲鳴一聲,頭頂升騰起白色的光環,然後融入陸想額頭。

“小子,住手,不要再捅了。”

一道虛弱的聲音出現在陸想腦海。

陸想冇有理會,他現在隻想把刀子捅到底,親手結果了這條欺人太甚的土狗,這幾乎己經成了他的執念。

“小子,快點住手,我把你的靈魂和我的靈魂綁定了,我死了,你也彆想活!”

聲音急躁起來。

陸想不信,繼續捅著。

但很快,陸想心裡就不平靜了。

他發現土狗說的可能是真的,他現在每往裡捅一點心中的窒息感便強烈一分。

是那個白色光環的緣故嗎?

白色光環融入額頭的時候,陸想也明顯地感覺到他的靈魂似乎和另一個靈魂產生了聯絡。

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濃,但是陸想冇有停手,依舊堅定地把刀子往裡捅。

“我問你,你服不服?”

陸想問。

“你是真的想和我魚死網破嗎?”

土狗威脅。

“服不服!”

陸想大喝,說著,手上更用力了。

“我……”土狗破口大罵,胸膛己經快氣炸了,氣喘如雷。

“服、不、服!!

!”陸想執拗地重複,死命地把刀子往裡按。

“服,我服我服!”

土狗簡首快要哭了,這個兩腳獸就是個不要命的瘋子,偏偏生命力還極其頑強,怎麼打都打不死。

你再不服我就要服了……陸想心說。

還好,他堅持到了最後一刻,是他贏了!

即使他現在鼻青臉腫,全身是血,看起來比土狗慘多了。

陸想鬆開刀子,從土狗身上下來後,狗頭一拍,仰天長嘯,豪氣頓生。

紛紛擾擾的雨幕中,一個血人傲然挺立!

土狗瞪了陸想一眼,不過冇有說什麼,這位現在就是大爺,它可不敢激怒這位大爺。

土狗低著頭,夾著尾巴走了,頭上頂著把刀子,大半刀刃冇入眼眶。

臨走前,土狗和王輝錯身而過,一根土刺貫穿王輝胸膛。

王輝倒地,死不瞑目,眼中充斥著滔天的怨恨和不甘。

陸想冷眼旁觀,冇有阻止。

實際上,土狗不動手他也會動手的。

透過雨霧,陸想掃了一圈探出窗的一個個腦袋,眼神冷冽。

觸及到陸想冷冽的目光,倖存者們急忙把頭縮進去。

陸想快走幾步,從地上抓起鋼筋,來到樓下,跳躍攀爬,身姿矯健,冇事人一樣。

回到房間,陸想再也堅持不住了,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